粗鲁地抢过零嘴后,拆开包装,天晴一边抓起满拳头的图形小点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九九365更新稳定入口_玖玖资源365更新入口_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

  粗鲁地抢过零嘴后,拆开包装,天晴一边抓起满拳头的图形小点心,丢进嘴中咀嚼,一边狐疑地扬眉说:“大哥今天心情这么好,还会记得向我献殷勤,该不是有什么企图吧?”“拜托——我是那么差劲的老板吗?难道对我自己的员工亲切一下,就一定是有所图谋?”“上次请我吃乖乖,是要我帮你应付赵咪咪。上、上次请我吃乖乖,则是要我去顶替你,带黄lucky去散步。还有上、上、上次……”“好、好!我知道晴天娃娃的记忆力超强,你全都记得一清二楚,就别再算下去了吧!”方东新垮下脸。虽然身为宠物店老板,但并不意味着所有的“宠物”都喜欢他。脾气古怪的赵咪咪,是只上了年纪的老猫,特别讨厌人家替它梳毛、剪指甲,而它的主人却总是拖到它的长毛打结、趾甲尖得可以当凶器时,才送来美容。试问,不祭出店内最得宠物缘的杨天晴去应付,他还能请谁上阵呢?店里的其他人全吃过赵咪咪的趾甲苦头。至于黄lucky,虽然是头美丽的黄金猎犬,胆子却其小无比,带它去散步是件考验耐力与体力的重劳动。耐力,是必须不断地和一只往后倒退走的狗儿拔河;体力,是必须拉得动那只重达二十公斤的大狗。往往一趟散步下来,狗儿没运动到,人都快喘翻了。偏偏奇迹就是降临在天晴身上。

  lucky和天晴在一起时,宛如天不怕、地不怕,还会主动地催促天晴向前走。好像连狗都知道天晴有颗和她身材成反比的胆子,任何麻烦、问题或是有其他笨流浪狗想找碴时,她都会发挥那大无畏的精神,替lucky出头,帮它吼回去,所以根本不必害怕。东新还没见过比天晴更有一手的驯兽高手。

  可惜天晴志不在当驯兽师,不然一定能靠这“天分”大发一笔横财的。但无奈的是,不论东新如何劝说,天晴仍旧喜欢和她的那堆“死人东西”混在一起。“大哥,我看你就从实招来吧!到底要晴天娃娃帮你做什么?要不然你那包乖乖就快被人家一扫精光,到时候娃娃翻脸不认人,你可就亏大了。”一旁,工读生的小由笑着说。“由,你闭嘴啦!”天晴喀吱喀吱地咬着乖乖,横眉竖眼地一瞪大男孩说。“咳咳!”东新堆上笑脸,说:“呃,我是想说……中午你去吃饭时,可不可以顺道去接张太太家的圆圆呢?”“圆圆?”脑海中立刻秀出客户档案,三秒钟后天晴就点头说:“就是那只有神经质的贵宾狗啊!”“对,因为张太太要出外一周,想委托我们代为照顾。”

  “拜托,圆圆一和主人分开,动不动就会吐,还会牛夜狂哭,我们的宠物旅馆这一周岂不是都不能收其他宠物了?”“可是张太太是老主顾了,况且……现在刚好没有其他寄宿的宠物,应该没关系吧?”东新满脸央求地望着天晴,这会儿还真不知道谁是老板。“大哥你一定又是被张太太的哭诉给打动了吧?”冷眼一瞟,天晴翘起唇,精明写在眼中,毫不客气地数落道:“你真的受不够教训啊?晚上被圆圆吵得要死的人可是你喔!上回她寄放圆圆时,不是已经约束好,再也不收容她家的圆圆了吗?每次、每次都心软,每次、每次都后悔,你不烦,我们都快被你烦死了!”“说得好!我站在你这边,晴天娃娃!”小由拼命鼓掌。

  “你别起哄了!”东新双手合十地说:“好心的晴天娃娃,你就听我这次的请求吧!我保证下不为例,拜托喽!”“真受不了你!”天晴一手叉腰、一手拍桌子起身。“往后张太太打来的电话,都交给我应付,我再也不信任大哥的判断了!你就是耳根子软,老是会被美女的央求给打动。麻烦的人可是我们耶!”“那么你这次肯原谅我喽?”

  “有什么办法?接了的case就是接了,不做就有损咱们‘宝贝蛋’的声誉,除非你想关门收店,我想领失业救济金,要不然我能怎么办?”“我真是太爱你了,晴天!”

猜你喜欢

有模有样之外,其余的课程完全学得一塌糊涂

有模有样之外,其余的课程完全学得一塌糊涂,也难怪父亲会抓紧了机会,准备要挫挫自己的锐气。姜是老的辣!深谷冢司从未轻忽父亲的智能,但他绝对是勇于挑战的那一位。「爸,我看你先去点个

2020-04-19

连着两日的口舌之争,深谷冢司不想再做争论

连着两日的口舌之争,深谷冢司不想再做争论,将一片起司递给儿子后说:「我只是尊重小广的决定。」「嗯?」深谷广马上瞪大了眼,莫名其妙的看向父亲。深谷冢司一笑,「没事。」深谷闇啜了一

2020-04-19

朱天瑷的胸口猛然噗步跳了一下

朱天瑷的胸口猛然噗步跳了一下,整个人愣愕地握着话筒发呆。她爱俞照恩?!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?!她承认自己喜欢他,而且还不只有一点点,可是……喜欢和爱还有一些距离吧?他们毕竟才交往

2020-04-19

好什么好?什么放心不放心的?你们在说什么呀?

好什么好?什么放心不放心的?你们在说什么呀?”梁又华先一步开口问道。“小瑷,不好意思啦,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俞照恩同学,所以冒昧问你这些问题!”其中一名女生大方地说明。”他有什么好

2020-04-19

这些年,对他而言,她是个已经消失的人,

这些年,对他而言,她是个已经消失的人,无须再去想起,却意外地发现她早已占据了他心版的一隅,她的童言童语、对他天真的迷恋,以及与她生活的点点滴滴……他原以为这些对自己都是多余的,

2020-04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