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张大嘴发出了无声的尖叫,然後一个翻白眼昏迷过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九九365更新稳定入口_玖玖资源365更新入口_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

  女孩张大嘴发出了无声的尖叫,然後一个翻白眼昏迷过去。

  「该死。」卡雷沙猛击自己的额头,「一下于刺激过度了,你这笨蛋。」他放开那火叉,本来只想逗逗她,毕竟难得有人能「看」见他的存在,一时高兴过头了,竟忘记要顾忌普通人脆弱的神智。

  他「走」到女孩晕倒的门边地板上,低头倾听著她的呼吸与心跳,还好,虽然有点过度跳动,但还算正常。她只是晕过去而已。

  卡雷沙趁这楼会好好的把佳人端详了一番。这才埋没在百年来难得一次让人看见的喜悦中,他没有注意到她的模样,仔细一看她与过去围绕在他身旁的女人不大相同。

  乍看会以为她是个很年轻的小女孩,但卡雷沙从那身宽松t恤与紧身牛仔裤下包里的同体,晓得她绝对是个百分之百的女人了。她有一双很修长美丽的长腿,卡雷沙实在不赞成现代人的衣物,把这麽美丽的东西曝露在每个男人眼中,难道不会勾引男人犯罪吗?

  回到她的脸蛋,他被那象牙般细致泛著淡粉色光泽的皮肤所吸引。他没见过这麽细腻的肤质,简直就像是上等的磁器。还有那纤细微弯的柳眉,极为女性化的长长睫毛盖在脸颊上,让他想要亲吻她的双眼睑、唤醒她,好看清她双眸是何等的清明透彻。鼻梁也不是西方式的挺界,不太明龋的鼻翼下方是小巧的鼻子,配上一个他生平仅见的可爱樱桃小嘴。

  她提醒卡雷沙曾收藏过的东方珍玩,上面常常刻著长相与那不勒斯女人完全不同的女人,穿著奇特柔软的布衣,斜倚在奇趣的屋柜旁,简直就像个迷你小巧的娃娃。他还记得自己多喜欢那些珍玩,总是不厌其顿一逅遍地把玩,研究与收藏。

  现在,他有了一个活生生的东方娃娃了。

  他探出手到她的额际,搜寻著地的记忆组织……

  「很高兴认识你更多了,珊卓。来自台湾的小画家,想要在义大利学习绘画,想在欧洲画界闯出一片天地是吗?我看见你回忆中的父母了,你是这麽地深爱他们,就像我们对家族的忠贞一样,你也非常惦记著他们,可是直到你成功,否则你不能回去面对他们?是的,我知道那感觉。不要哭泣,你不会是孤独的。我还看见一个年青人,你的初恋吗?他配不上你的,你与他分手是正确的。噢,我喜欢这个,你第一次去郊游,你第一次学走路,真有趣不是吗?学义大利话对你非常辛苦吧!我知道你的过去了,珊卓,我现在知道了,你是个热情而且坚持自我的好女孩了,虽然还有一部分的你被封锁住,但我以後也会找出你那些深藏的秘密的。我会比你自己更要了解你。」

  卡雷沙收回手,一弹指把她腾空抱起,让她换到躺椅上休息,自己则静坐到壁炉前他最爱的沙发椅内,等待著她自昏迷中苏醒。

  ***

  「啊!」珊卓尖叫地坐起身来,一身冷汗。

  太不可思议了,她刚刚作梦梦到自己见到一个幽灵,那个幽灵还会要把戏给她看,还对她微笑,而且长得与她只看过一次的画中人一模一样。

猜你喜欢

别人的种充做是他的继承人……赛瑞斯难以想象,只能以苦笑应对

别人的种充做是他的继承人……赛瑞斯难以想象,只能以苦笑应对。"你打算怎么做?"赛瑞斯问:"翠安绝不会老实承认的。""我预期她也不会这么笨。"达伦多摇头,"若不是在两、三个月以前

2020-03-10

看了这么久,薇卡得出一个结论,她不认识这个人。

看了这么久,薇卡得出一个结论,她不认识这个人。“你是谁?”“我?”对方笑了笑,快速的在面板上敲下一些指令,然后转过头来面对她,“你想知道什么?我的名字还是星籍?打算把我悬挂在最

2020-03-10

离大门不过短短的几步距睢,但珊卓感觉自己家跨越一条漫漫的生死长线

离大门不过短短的几步距睢,但珊卓感觉自己家跨越一条漫漫的生死长线。谁能相信原来卧底在卡雷沙身边的马车快,就是奉命而来的杀手?那麽,幕後指使人并未放弃杀害卡雷沙的计画,究竟那个女

2020-03-10

女孩张大嘴发出了无声的尖叫,然後一个翻白眼昏迷过去

女孩张大嘴发出了无声的尖叫,然後一个翻白眼昏迷过去。「该死。」卡雷沙猛击自己的额头,「一下于刺激过度了,你这笨蛋。」他放开那火叉,本来只想逗逗她,毕竟难得有人能「看」见他的存在

2020-03-10

你们出卖我!天晴怨恨的视线,直跟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消失为止

你们出卖我!天晴怨恨的视线,直跟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消失为止。可恶!小由、大哥,我会记住这次的!“希望没打扰到你什么。”明知故问的男人,还大言不惭地微笑说。如果对他张牙舞爪下去,

2020-03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