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这么久,薇卡得出一个结论,她不认识这个人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3
  • 来源:九九365更新稳定入口_玖玖资源365更新入口_在线资源站最稳定的资源站

  看了这么久,薇卡得出一个结论,她不认识这个人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?”对方笑了笑,快速的在面板上敲下一些指令,然后转过头来面对她,“你想知道什么?我的名字还是星籍?打算把我悬挂在最新一期的警事局全面通缉令上吗?”

  薇卡杏眼圆睁,“你就是那些海盗之一。”

  “没错,赛瑞斯在此听候你的指教。”他懒洋洋的抬高左眉,笑说。

  “不可能。”薇卡喃喃自语。

  “我看起来不像海盗吗?”

  见鬼的对极了。薇卡心里这么想,但以冷哼一声代表她的不屑回答。

  海盗该是什么样子当然不像宇宙飞船有既定的规格,但是大体上来说,一个会以劫掠、强夺及攻击可怜无辜宇宙飞船为生的人,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那类人多半只是些水准不高、文明进程不多的少数野蛮星球人。

  以星际联邦内多数高文明的先进星球而言,人们不须干下这种亳无理性与智能的行动,就足以生活得无忧无虑了。崇尚使用暴力的人,在联邦内被视为最下等的人类,比起机器人高不了多少。

  而眼前这一个……嗯……似乎是个聪明的家伙,可借误入歧途。

  薇卡不否认这个海盗生得很俊俏,但那不代表他的内心就如同外在那么人模人样。就算他浓眉大眼、气宇轩昂、俊美不凡又怎样?男人的魅力又不是来自于外表,重要的是他的言行举止。

  这个家伙只是个恰巧有副俊美外壳的野蛮人罢了。

  “你既然已经抢到硅卡书了,难道连这艘运输船都不打算放过,也要一并带走?”薇卡讽刺的说。

  “你没听说过我们海盗是无所不偷、无所不要的。这艘船或许陈旧、小了些,黑市多少也能赚上一点。”

  他歪着头斜嘴笑的样子,说有多恶劣就有多恶劣,闪闪白牙配上一耳边的金光,活脱是个浪荡、下流只知偷盗的劣等人。薇卡现在相信眼前的人绝对是个海盗。只有无耻之徒才会这样,以他人的怒气当成笑料,喜欢沉沦于罪恶中自得其乐。

  “我知道了,我不该奢望一个无识流氓突然变成有爱心的人。对于你来说,硅卡书不过是可以换得钱财的破东西,你绝对不会去顾忌到那些书为什么对星联这么重要,为什么不能随意落入他人之手。你也不在乎你的行为造成多少人的生命受到威胁,生态受到破坏。我猜你大概也打算把我们三个女警扔到外层空间去吧?省得你麻烦,何不请你现在动手!”

  赛瑞斯高高的扬起一眉。“你在命令我把你们丢出去吗?”

  “我们星联警事可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”她高傲的回道。

  “我们海盗……也不是杀人狂。”他突然自座位上站起身,对着自动调节椅下命令,“过来这边。”

  椅子听令滑到他的脚边,赛瑞斯扣住她的椅把双边,整个人向前倚,直到双眼与她平行注视,听得见她瞬间增速的呼吸,看得见她放大的瞳孔内他自己的映像。不管这个小傻瓜以为她能唬得了多少人,赛瑞斯可毫不上当。她怕死了,他看得出来。

  “我不晓得你为硅卡书还有这艘旧运输船担心有何意义,毕竟你自身都难保了。对于像‘我’这种海盗而言,你也算是最热门抢手的商品,在黑市里一个细皮白内又不听话的女警事,可是稀有货物。把你卖给原始星球,极度缺少雌性人口的地方,想必非常有意思。你晓得某些星球,四、五个男人共享一个女人是很正常的吗?”

猜你喜欢

有模有样之外,其余的课程完全学得一塌糊涂

有模有样之外,其余的课程完全学得一塌糊涂,也难怪父亲会抓紧了机会,准备要挫挫自己的锐气。姜是老的辣!深谷冢司从未轻忽父亲的智能,但他绝对是勇于挑战的那一位。「爸,我看你先去点个

2020-04-19

连着两日的口舌之争,深谷冢司不想再做争论

连着两日的口舌之争,深谷冢司不想再做争论,将一片起司递给儿子后说:「我只是尊重小广的决定。」「嗯?」深谷广马上瞪大了眼,莫名其妙的看向父亲。深谷冢司一笑,「没事。」深谷闇啜了一

2020-04-19

朱天瑷的胸口猛然噗步跳了一下

朱天瑷的胸口猛然噗步跳了一下,整个人愣愕地握着话筒发呆。她爱俞照恩?!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?!她承认自己喜欢他,而且还不只有一点点,可是……喜欢和爱还有一些距离吧?他们毕竟才交往

2020-04-19

好什么好?什么放心不放心的?你们在说什么呀?

好什么好?什么放心不放心的?你们在说什么呀?”梁又华先一步开口问道。“小瑷,不好意思啦,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俞照恩同学,所以冒昧问你这些问题!”其中一名女生大方地说明。”他有什么好

2020-04-19

这些年,对他而言,她是个已经消失的人,

这些年,对他而言,她是个已经消失的人,无须再去想起,却意外地发现她早已占据了他心版的一隅,她的童言童语、对他天真的迷恋,以及与她生活的点点滴滴……他原以为这些对自己都是多余的,

2020-04-19